• 物化,为文章插上金翅(原创)

    物化,为文章插上金翅
       河南新安县第二高级中学:吕伯新
      物化,即形象化,是一个化抽象为形象的过程。它可以让干巴巴的道理以清新靓丽的面目出现,新人耳目,畅人胸怀。古语云:言之无文,行而不远。物化过程,能够赋予文章以灿烂的文采,为文章插上了金色的翅膀,是写作不可或缺之利器。
      物化的手段是常见的比喻、拟人、移就等修辞手法及想象、描摩等表现手法。让我们通过实例,一睹它们的芳颜。
      比喻,赋予抽象事物以具体可感的形象。
      “人生”是什么?这是一个抽象概念,没有形象可言。而比喻可以赋予它以鲜明的形象。笔者的下水作文《备考人生》写道:
      ……
      人生如树。有的巨木参天,挺起一株伟岸,有的枝叶纷披,婆娑一树优雅,有的树干盘曲,舒卷无数虬枝,有的嘉果遍缀,擎起漫天甜蜜;有的毒液淋漓,张扬一身棘刺,有的矮丛扑地,招摇一片浅薄,有的葛蔓荆棘,纠结一派邪恶,有的繁花似锦,结出一树苦果。人生如树,你是哪一棵?
      人生如山,或则壁立千仞,千峰竞秀,幽谷流泉,白云出岫,佳木千章,飞瀑百丈,奇花遍地,异果飘香。或则苍鹰翔天,灵猿攀壁,乳虎啸谷,好鸟啭枝。宜登,宜临,宜眺,宜观。或山秃谷浅,石瘦草低,兔奔狐走,一览无余。登而不爽,眺而不远,临而不壮,观而无奇。抑或怪石嶙峋,瘴气缭绕,崖隙藏恶蛇,岩洞匿毒龙,或花色美艳而果恶,或水泉清冽而害人,登则蛇啮足,临则瘴伤脾,眺时雾障眼,观时毒侵目。人生如山,你是哪一座?
      ……
      本文把人生这个无形之物比喻为树、山等有形之物,赋无形以有形,变不可感为可感,使抽象事物具象而生动感人起来。
      比喻与形象的描述配合使用,同样也可以达到形象化的目的。譬如,自卑,同样是一种无形无状,无色无臭,触之子虚,察之乌有的东西。笔者在下水作文《给自己一抹自信的阳光》中写道:
      ……在别人灿烂阳光的照射下,你的工作黯然失色,在别人巨大阴影的荫蔽下,你的成功遥遥无期。能力的金矿,被深埋在自卑的岩层下,智慧的星光,被掩藏在自卑的浓云中。你时而自暴自弃,自轻自贱;时而孤芳自赏,顾影自怜。你叹命运不公,慨生不逢时,骂天公无眼,笑世人无识。进取的长剑不再锋利,搏击的羽翼软弱无力。你长叹一声,今生已矣!然后抱着一颗伤痕累累的心,躲在慵懒的温床上,睡眼惺忪,消磨生命。待大梦醒来,战机已贻误殆尽,你又陷入更大的被动之中,等待你的仍将是一片自卑的泥淖。
      该文这样形容情况类似的“自信”:
      自信是通向成功的津渡,自信是达到彼岸的桥梁。它不是失败者脸上的沮丧,失意者弯曲的脊梁,彷徨者犹豫的脚步,退缩者迷茫的眼神;也不是无所事事者的悠闲,目空一切者的傲慢,自以为是者的固执,自满自足者的张扬;是成功者有神的大眼、晶亮的额头、红润的面颊、高昂的头颅,是进取者矫健的步履、奋起者挺直的腰杆、创业者坚实的脊梁,搏击者有力的臂膀。
      这里,自卑是“岩层”、“浓云”,也是自卑者的种种表现;自信是“津渡、桥梁”,也是自信者的大眼、额头、面颊、头颅、步履、腰杆、脊梁、臂膀等种种情状,无形的自卑和自信就借助这些比喻和形象描述而跃然纸上。
      理解是什么?笔者《渴望理解》一文写道:
      理解应该是一种美丽。理解不是施舍,施舍的理解是霉变的食物,含有毒素,即使饥饿难耐的乞儿也不屑一顾,弃如敝屣;理解不是怜悯,怜悯的理解是假冒伪劣食品,即使误食,也会遭到肌体的排斥;理解不是纵容,纵容是一剂毒药,是对美丽的戕害;理解不是假意的逢迎,逢迎是鸦片,是对良知的麻醉。理解是一件保暖内衣,它的质料是真诚;理解是一盏燕窝粥,它的内核是善意。只有真诚、善意之祥云,才能沛然降下理解的喜雨;只有真诚、善意之嘉木,才能悄然缀上理解的甘露。理解是一弯浅浅的河流,理解的河畔,蕙风和畅,金柳摇曳,好花常开,蜂蝶嬉戏,——风光旖旎,永远镶嵌着令人迷醉的美丽。……
       理解是跋涉之后满脸疲惫之时妻子递过来的那杯热茶,是妻子劳作一通大汗淋漓之时你递过去的那条毛巾;是给学习努力而成绩低迷的儿子的那句鼓励,是违反交通规则后交警执罚时的那种配合,是对清洁工劳动的尊重,是说给冒犯者的那句“没关系”。……理解是相互的,是高山和大河之间的谐调,是太阳和月亮之间的默契。
      这两个段落中,前一段运用各种比喻,后一段采用形象描述,使抽象的理解如在目前。总之,在这些文章中,比喻和形象描述像一双神奇的大手,把抽象事物鲜活地“捧”出来,使人印象颇深。
      作为物化的一种手段,拟人能够赋予无生命之物以人格,使它们同人一样有思想有行为有性格。如笔者《生命之窗》一文写道:“意志的船桨放了长假”。一篇高考满分作文说“莫总给理智放假。”在这里,自信和理智都有了假期。
      我围抱着火炉,烤热漫长一生的一个时刻,我知道这一时刻之外,我其余的岁月,我的亲人的岁月,远在屋外的大雪中被寒风吹彻。 —李亮程《寒风吹彻》
      在这里,岁月可以感知温度。
      他解下腰间横挂的那柄龙泉剑,在如霜月色的空庭上起舞,于是江流为之屏息,群山为之动容。 ——刘长春《李白之悟》
      江流屏息、群山动容,写出李白之正气。
      拟物、比拟有着同样的效果,恕不举例。
      “移就”即以写甲事物的词来写乙事物,同时也使乙事物具有甲事物的部分特征。
      司春之神于是欣欣然驾临,蜂蝶成群来起舞,百花结队来歌唱,杂花纷然披陈于枝梢之上。氤氲的南国这时已装载不下旺盛的勃发的生机。 ——杜渐坤《落叶》
      披陈、装载这些写其它事物的词语写出了杂花压枝春满人间的情景。
      有没有一个港湾能让自己的思绪停泊,有没有一个瓶子能把所有的记忆贮存。 ——曾辉《星星的思绪》
      这里,思绪可以停泊,有了船的特征,记忆可以装在瓶子里,有了形状。
      那怕把心尖埋在肥沃的时间里,那怕把心尖藏在无垠的梦乡里,只要有这份“含蓄”在,秘密的印迹就不会逃过感觉的雷达了。
       ——谭延桐《苹果是一颗心》
      这里,时间肥沃,有了土地的某些特征;梦乡无限,有了辽阔的空间。
      波涛注入我的内心,我渐渐变得浩瀚。
       ——李汉荣《对身体的感受和理解》
      “浩瀚”这个写大地蓝天海洋的词语用来写“我”,“我”也便真的浩瀚起来了,而“波涛”居然能够“注入”我的内心。
      雨后蓬勃的大树在阳光中散发出清香宜人的气息,那光洁明亮的叶子迎风轻摇,其上跳跃着闪闪的光斑。
       ——瘦谷《树的记忆》
      瞧,光斑可多么活泼呀。
      在几株青松翠柏的守护之中,猝不及防,近在咫尺,杜甫墓怆然轰然巍然撞伤撞痛也撞亮了我的眼。
       ——李元洛《汨罗江之祭》
      一个“撞”字被用来写杜甫墓给“我”的感受,多么形象。
      除了比喻、形象描述、拟人拟物、移就之外,还可以直接用外部景物之描写代替思想、心理的剖析。如学生马琳在《倾听自己》一文中写道:
      我很欣赏鹰。它不像麻雀那样叽叽喳喳喋喋不休。它不声不响,飞得极高,姿态也极美,而且极坦然,极潇洒。
      试想,搏击长空,蓝天上却没有留下一点痕迹,那该是多么不公平?
      但,鹰的胸怀比天宽广,从不因此而耿耿于怀。它懂得时时倾听自己,懂得翱翔是为了超越,从不渴求人们廉价的称赞。该飞时照样飞,还是哪个矫健的身影,在蓝天上书写着不着痕迹的诗。
      在这里,作者通过写喜欢鹰,就把自己志向之高远写得生动具体,给人以深刻的印象。
      物化之大纛高高举起,思想的缤纷色彩,感情的万千气象,意识的音容笑貌,概念的万种风情,感触的七荤八素,便以各种鲜活的面貌杂陈在读者面前,文章便不再刻板、沉闷、笨拙、粗糙,而变得生动、细腻、轻灵、传神,在不知不觉中提高了档次。如不我信,何不亲自尝试之,亲自去品尝一下物化之滋味呢?
       二零零四年元月
      (全文约三千字左右)

    时间:2007-02-08  热度:1145℃  分类:文化热点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