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创下水作文:读以促写,学活语文

    原创下水作文:读以促写,学活语文
      
    新安二高语文组:吕伯新
      
    经常参加一些语文教学研讨会,聆听一些教学高手谈作文教学,感觉茅塞顿开如膺九锡。然而后来一试,却大叫其苦,苦于狗咬刺猬,无从下嘴,旋复陷入困顿迷惑的九重深渊。暗想,为什么别人的绿色作文到咱手里就成了灰色乃至黑色作文?别人的作文宝典到咱这里就成了作文克星作文冤家?思来想去,又想不出所以然来,就索性不讲什么方法了,听其自然,而重新操起以读促写的老法子来。斯法虽老,却屡试不爽,常用常新。每每为我们的作文教学立下汗马功劳,成为语文高考备考的撒手锏。细想其理,恍然大悟:一切脱离读书的写作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本身就是灰色作文(是本人模仿不到位),在写法上打圈圈,一条道走到天黑,徒劳无益,因为那是一条死胡同。一位中学校长到一所本科院校招聘老师,要求应聘的本科生背一首律诗,结果发现,竟没有一人能够背诵。有人竟说,我可不可以背鹅,鹅,鹅,曲项向天歌。一人背了《赋得原上草送别》,竟不知道此诗还有后四句。请问,他们学的写作方法应该不少,而他们能写出好文章吗?
      
    读与写是一对分不开的冤家。读书与作文,摄入与吐出,是活语文的两翼,缺一不可。
      
    书是知识的涌泉,读书乃汲泉入器,掬泉入口,只有经常摄入新鲜的泉水,才能够给肌体带来新的活力。甘泉入口,抵胃,透过胃肠进入血液,去浸润你的神经,营养你的思想。当思想发育成熟,奔涌而出,发而为文,如湿热汗出,酣畅淋漓,不可遏抑;倘若体内没有甘泉补给,即使天气怎么湿热,犹且汗不敢出,倘或汗流浃背,恐怕人也要虚脱了。诗人艾青把这种失去源泉的写作称为屙痢疾,是非常贴切的。
      
    读可以了解做人的道理、处世的甘苦,品味亲情的甜蜜、友情的芬芳,体察美德的博大、善行之崇高,笼络天地,采撷古今,为贫血的青春补钙,让青春的肢体更加茁壮。孔孟的仁义,老庄的道德,屈原的赤诚,司马迁的执著,苏武的忠节,班超的胆识,陶潜的隐逸,大谢的空灵,王维的闲适,高岑的军旅,李白的豪放,杜甫的沉郁,大苏的放达,范仲淹的忧乐一齐汇成浩荡的春潮,奔入胸怀,在那里激荡,回旋,沉淀,激浊扬清,吸收升华,然后诉诸笔端,激扬文字,便成就了文章的精气神。
      
    读可以采撷文辞之优美,词采之瑰丽,文风之峭拔,气势之宏大;学习拟人之活泼,比喻之神奇,排比之齐整,对偶之严密;诸如论孟之深刻,离骚之深沉,老子之深邃,庄子之恣肆,荀况的奇譬,韩非的妙喻,孙子的计谋,吕览的精警,史记的精彩,过秦论的锐利,建安风骨,乐府双璧,唐诗的博大,宋词的绮丽,元曲的粗犷,明清小说的妙趣,朱自清散文的清新,鲁迅杂文的犀利,冰心散文的细腻,徐志摩诗歌的飘逸,全都可以用来修饰谈吐,装点思想,然后发而为文,自然不同凡响。
      
    当然,还可以读自然,春风桃李,叶落梧桐,连天接海隅的太乙,阴阳割昏晓的泰山,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冬雪,疑是银河落九天的瀑布,刺破青天腭未残的山峰;花褪残红青杏小的的暮春,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的盛夏,草木摇落霜叶染霞的晚秋,银妆素裹深雪梅开的严冬,尽收眼底;可以读人生,爷爷奶奶的溺爱,爸爸妈妈的呵护,家庭的温馨,生活的艰辛,苦难中的相濡以沫,艰难中的同舟共济,集体中的和睦相处,困境中的顽强拼搏,件件萦怀,无一不是文章的肉、作品的骨。
      
    读可以浏览,可以熟记,可以背诵,而背诵是最有效的读书方法。遇到精美的文段,勤于摘录,遇到优秀的文章,何妨拿来。能够背诵若干文段,自可当作写作的借镜。天长日久,所积滋多,写作起来,即可左右逢源,游刃有余,这正是语言习得之过程。
      
    其实,语言不会自动丰满起来,积累是必由之路,而背诵是最有效的方法。事实上,许多杰出人才,不仅是博览群书,而且博闻强识,过目成诵。背诵的大量东西成了他们写作的雄厚基础。我国唐朝的玄奘,曾在净土寺向严法师学摄大乘论,他听了一遍,就能全部背诵,一字不漏,令人称奇。刘伯温隐居在山中,遇一奇人授予兵书,他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第二天早晨,就把兵书背下来。纪晓岚小的时候,受到家里严格的督促,自小绝顶聪明,天分非常好,才思敏捷,过目不忘。明末清初的著名思想家、学者顾炎武,可以背诵14.7万字的十三经。文学大师茅盾可以一字不漏地背诵红楼梦前80回,郑振铎欲写《中国俗文学史》,缺少唐五代的说唱文学素材,请在英国留学的许地山到英国皇家图书馆查阅敦煌写经卷子。而图书馆不许抄录。许地山每次去图书馆阅读,默记在心。然后凭记忆写在纸上后寄给上海的郑振铎。俄国作家托尔斯泰一生中精通各种语言共计14种之多。法国数学家帕斯卡说过:记忆是一切脑力劳动之必需。法国作家伏尔泰也说过:如果没有记忆,就无法发明创造和联想。强调的正是记诵的作用。当然,我们大家的记忆力不如他们,但我们可以努力。记忆力是可以通过锻炼提高的。马光幼时记忆力并不好。但每学生都跑出去游玩时,他总是一个人留在教室里,专心攻读,直到读得滚瓜烂熟,合上书,能流畅地不错一字地背诵,方肯休息。通过长期训练,他的记忆力好得惊人,对后半生著书立说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常劝告青年人:读重要的书不可不背诵。明末清初的著名文学家叶奕绳也是采取熟读背诵记忆法提高自己记忆力的人。他天资迟钝,记忆力差,为了收到较好效果,他就来个积少成多,聚沙成塔。勤于诵读,勤于积累,就会拥有一枝生花妙笔。
      
    听说读写,是语文的基本功,其中听可以归入读,说可以归入写,读写两途并进,双管齐下,则语文素养就在不知不觉中得以提升,人的素质也就上了一个档次。
      
    读以促写,如不我信,曷试为之?

    时间:2007-09-20  热度:61℃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