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育美化人生

    德育美化人生


    吕伯新


    人们说,新安二高,人杰地灵,圣地育人,人才辈出,新安二高有深厚的文化积淀,有自强不息的二高精神。对于什么是二高精神,人人都能够说上一番道理来。却未必能确切地说出二高精神的渊源、内涵。不过,在实际教学实践中,我们二高人切实探索出了一条行之有效的教学模式,那就是重视德育,促进学生德智体全面发展的素质教育的教学理念,而这一理念又神奇地和先哲的教育思想不谋而合。尤为可贵的是,古圣先贤的这一教育思想竟和我们新安二高有着密切的渊源,更令人拍手称奇。


    新安二高原来是古代的学宫和文庙。元世祖至元三十年(1293)始建,经过元明清及中华民国,至今已有700余年历史。时代变迁,风雨侵蚀,古迹大多已经被毁。现在唯余大成殿及东西厢房,县志所载之戟门、泮池、棂星门、敬一亭、明伦堂、进德斋、修业斋、尊经阁等,都已经无迹可寻。加上新安县自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的大规模旧城改造,以及新城重建,城区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生活舒适了,传统却不见了。局促于雨后春笋般的高楼大厦间的文庙,作为渐行渐远的传统文化的孑遗和象征,疲倦地蜷缩在现代文明的一隅,寂寞,惆怅。如同摆满山珍海味的盛宴上的小碗手擀面,像笔挺西服内套着的一件可有可无的马褂,像apac会议上西装革履的各国首脑即兴穿着的唐装,顾影自怜,黯然神伤。然而,在次背景下,古代文化传承方面的一次壮举却在这里悄然展开。


    2002418日,新安二高后院一排旧瓦房被拆除。这些旧房子多为解放前新安县立中学时,或者建国初期新安一中时,兴建的教室和办公室。在拆房子时,发现一组垒在房墙体上的明代碑刻,共九方。其中“敬一箴”等一组嘉靖皇帝亲自撰写的御碑价值极高。


    与这组碑刻关系密切的嘉靖皇帝就是明世宗朱厚熜(1507-1566),是明朝的第十二个皇帝,汉族,1521-1566年在位,年号嘉靖,故世称“嘉靖皇帝”。


    明世宗朱厚熜颇具争议,有人说他英明神武堪比朱元璋,也有人说他昏庸无能,痴迷于炼丹。应该说在他最初登基的几年确实是有所作为的,痴迷于炼丹修道是晚年的事。


           明朝由盛到衰,嘉靖当政是重大的转折点。《明史》记载:那时天下多故,将士在边疆疲于奔命,贼寇在国内寻衅滋事,而皇上崇尚道教,大兴土木,耗尽国库钱财,明朝一百多年积累起来的财富,在嘉靖晚期已经荡然无存,明朝真正走下坡路,是从嘉靖开始的。


           嘉靖初登大位,雄心勃勃,大刀阔斧地革弊图新,很有一些明君气象。但不久就开始玩弄手腕,贪图享乐。他器重严嵩等奸臣,残害忠良。他还把敢于上书言事的忠臣关进监狱论罪。毛泽东在读《明史·杨爵传》时旁批了四个字:“靡不有初。”感慨他不能善始善终。尽管说嘉靖皇帝后期玩物丧志,成为扶不起的阿斗,的确瞎了他的人,但我们不能因人废言,因为,这些碑刻里边蕴涵的见解,的确是颇有见地的。


           嘉靖五年至六年(公元1526年至1527年),朝廷将“敬一箴”等明世宗御制碑文颁行各地府州县,立石孔庙(又称学宫),要求天下士子“服膺圣训”、“一体遵行”。新安学宫作为当时的县学之一,顺理成章地取得了这七方碑刻。于大成殿后建“敬一亭”保存之。清乾隆三十年知县邱峨修建重圣祠时将其拆除。这些碑帖曾一度不明去向。所幸上世纪三十年代初修建学堂时将其保存于墙体内。


           目前,在我国还保存的学宫遗迹已经很少,更不用说是这一组皇帝御碑了。能求得这组御碑的学宫书院等,目前只有北京的国子监,广东的高要学宫,“千年学府”——长沙岳麓书院。但岳麓书院当时并不是官府学宫,因此其取得“敬一箴”的时间在嘉靖九年(公元1530年),比官府学宫取得的时间要迟。因此这些明代碑刻显得弥足珍贵。


    这七方碑刻,大部分保持完整,字迹清晰,只有一方因石质不好,搬运时裂为几块,拼起来基本也还算完整,只是中间稍有缺损。这七方碑刻都刻有“御制”、“宸翰”字样,意思是皇帝写的,分别为“敬一箴”和分列左右的“圣谕碑”、程子“视箴”、“听箴”、“言箴”、“动箴”以及“宋儒范氏心箴”,每一方碑刻内容均由明世宗(即嘉靖皇帝)所作或撰文注释。


        七方石碑中,“敬一箴”碑是最大的一方,碑高195厘米,宽120厘米。整个碑四周为14条龙构成的群龙戏珠图案。碑上端用篆体书写“御制”二字,有二龙戏珠图案,下端为四龙戏珠图,左右各刻四龙云纹盘旋直上,雕工精致,瑰丽庄严。碑文“敬一箴”有序,为12行小楷书,最多每行49字;箴言小楷书共9行,每行32字,行末镌刻“钦文”“嘉靖五年六月二十一日”等字样,交代的是皇上亲笔书写以及写作时间等情况。


      箴,即箴言,是一种每句字数相等,讲求对仗押韵,内容以规劝告诫为主的文体。由嘉靖皇帝所作的“敬一箴”及序言,言简意赅,琅琅上口。所论述的内容是“敬”和“一”这两个字,“敬”指“恭敬,敬慎”,指对儒教理学的恭敬谨慎;“一”指“纯一”,指守卫天理的纯一。


    “程子视、听、言、动四箴碑”,碑高123厘米,宽145厘米,为长方型卧碑。碑额中间篆文书“宸翰”二字。程子,即程颐(10331107),教育家。字正叔,人称伊川先生,北宋洛阳人。为程颢之胞弟。与其胞兄程颢共创“洛学”,为理学奠定了基础。留有“程门立雪”的典故。进士杨时到河南颍昌拜程颢为师,虚心求教。程颢死后,杨时也有40多岁了,但仍然立志求学,又跑到洛阳去拜程颢的弟弟程颐为师。去时正遇上程老先生闭目养神。那时外面开始下雪。两个求师心切的人,却恭恭敬敬侍立一旁,不言不动,如此等了大半天,程颐才慢慢睁开眼睛,见杨时、游酢站在面前,吃了一惊,说道:“啊,啊!他们两位还在这儿没走?” 这时候,门外,雪已经积了一尺多厚了。这个故事除了说明杨时、游酢虚心好学,还说明二程学说影响力之大。


    程子所作的视、听、言、动四箴,讲的是人在视、听、言、动四环节应注意的事项。宣扬孔子“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的教导,告诫人们在观察外界事物,接受外在影响,说话、写文章表达自己思想以及有所行动时,要十分小心谨慎。要遵循“礼”教的约束,要符合道德伦理的要求。


           嘉靖皇帝为每篇箴言所作的注释,都特别从自己身为皇帝的角度出发,写出了较为深刻的心得体会。


    “宋儒范氏心箴”,是专讲“心”的。范氏即范浚,字茂明(1102-1150),人称香溪先生。他不慕荣利,刻苦读书,诸子百家无所不通。祖父范锷,父亲范筠,都是进士出身,都曾出任上柱国这个职务。范浚兄弟十人,范浚排行第八,除二兄范深为举人之外,其余八位兄弟均为进士,九人全部做官,故有“一门双柱国,十子九登科”之佳话。因秦桧当权,范浚坚持不出来做官,闭门著述。写了《进策》25篇,详细论述富国强兵之道。他在心箴中说,天地广大,没有界限。人生活在天地间,就像官仓中一粒小米。天地这般广大,人身如此渺小。而人之所以能够与天地一起称为三才,不是靠那渺小的身体,靠的只是一颗心。所以,心必须端正,人才能成为堂堂正正的人。张璁引用宋儒朱熹的话说:“自古圣贤相传,只是理会一个心。”臣窃谓范浚《心箴》举其纲,程颐“四箴”列其目,相为发明者也。他是说,从古到今圣贤们的理论学说,讲的全部是一个心字。而程颐的四箴言和范浚的心箴讲的是同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是刚和目的关系,即总说和分说的关系,是互相说明的关系。


    “圣谕碑”所刻的内容是嘉靖皇帝和内阁辅臣张骢等人,关于皇帝注疏范浚《心箴》及注疏程颐《视箴》《听箴》《言箴》《动箴》四箴的对话,对话中不乏故意的谦虚,刻意的奉承。其中对在国子监和全国各府、州、县学建造“敬一亭”,将嘉靖皇帝的“敬一箴”立在中间,圣谕碑及范浚“心箴”、程子“视、听、言、动四箴”共六通碑刻分列左右这一格局,交代得非常明白。可惜在建碑廊保存碑刻时,没有看到这些资料。保存时没有按照这个顺序,很遗憾。


           “御制碑”,高195厘米,宽120厘米,上部中间镌刻“御制”字样,四周为龙纹图案,碑文是嘉靖皇帝亲自撰写的《敬一箴》。拆房时因工人不慎摔为四块,保护时勉强拼接起来。这就是新二高与一组明代御碑中重要的教育思想之间的一段渊源。


    碑文如一块璞玉,静静地摆放在那里,如何开掘它让它亮出靓丽的本色发出耀眼的光芒,那就要看玉匠的功夫了。


    作为迅速崛起的豫西、河南名校,新安二高的掌舵人们,尤其是林校长,可谓慧眼独具。不仅带领全校强力推进教学质量,使高考人数逐年攀升,直至2009年,二本上线人数已经跃升至541人的崭新高度,本科上线率达66.7%。同时还致力于校本文化的研究工作,努力挖掘学校深刻的文化积淀,充实学校的文化内涵,卓有成效。旨在弘扬新安教育700年优秀文化传统的《新安二高明代碑刻释译》这本小册子的整理编著,就是这一宏伟计划的有机组成部分。


    为了妥善保存这批珍贵遗产,学校特建碑廊一座,镶嵌碑刻于其上。林校长还亲为撰写碑文,并决定深入挖掘其文化内涵,整理,翻译,编著成册,以为校本教材之用。以借鉴其独到的教育理念,教育学生,希望对我校的德育工作有所启发,同时对后人有所交代。于是编著了《新安二高明代碑刻释译》这本小册子。碑刻中如何处理心(思想)与外界诱惑之间矛盾的思考,与我校重视德育的教育思想不谋而合,给我们提供了充分理论根据。对于引导学生修养性情,健康成长,有一定的借鉴意义。同时,这本书编著中所体现的归纳整理古代文献使之不至于漫灭遗失的尝试,对古文物保存传承,亦有着积极的借鉴意义,可谓功莫大焉。


           程颐兄弟二人为洛阳人,后人便称其学派为洛学。其学说又与朱熹的学说合称程朱理学。视、听、言、动四箴可以说概括了洛学乃至程朱理学的核心内容。洛学又是中华民族主流文化河洛文化重要组成部分。因此,研究这些碑刻,对研究洛学,弘扬河洛文化,发展地方文化事业,也有着重要意义。


    整理碑文,并非易事。因为岁月久远,风雨剥蚀,以及其它一些因素的损坏,碑文已经残缺不全,无从查对。加上文字古奥,整理翻译,难度可知。林校长以其渊博的学识和顽强的毅力,毅然投入艰苦的整理编译工作中去。时值三伏,空气凝滞,闷热难耐,挥汗如雨。学生都放假了,老师们也在休闲。人们即使闲坐在那里,也会感到心神不宁。林校长竟在如此艰苦环境中坚持工作。每天按时到岗,独立书房,频敲键盘,一干就是一天,就是几十天。钩玄钓沉,推敲琢磨……就像琢磨一块美玉:残缺的碑文敲成了文档,残破的句子变成连贯的文言文,古奥的文言文变成了流畅优雅的文字,优雅的文字逐渐贴近原文,成为与原文浑然一体的忠实优美的译文。深厚的语文功底,高度的敬业精神,科学的治学态度,逐渐融入,凝聚,升华,结晶,于是,一本凝聚着智慧和汗水的小册子诞生了。传统文化研究又多了一项卓越的成果,古文献的挖掘传承,又多了一条范例。


    我突发奇想。新安乃至洛阳,有着丰富的文物遗存。如果能够按照这样的思路,把重要的文化遗存都设法翻译出来,那么,不仅能够让更多的人看懂这些文物,使它们不再是阳春白雪,进而开发廉价旅游产品,如碑帖译文汇编等,以提高洛阳乃至新安文化景点的观赏价值。而且也可以使它们永垂后世,不致漫灭。具体操作,可以先把能够翻译的碑帖统计整理,做成拓片。然后分解任务,在文化教育部门能够从事这一任务的单位中招标,克日完成工作,汇编成书,公开发行,应该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礼记·大学》云:富润屋,德润身。意思是:富有,可以使其家里辉煌夺目;品德高尚,可使他的行为更加美好。 富可润屋不言自明,德可润身有人未必肯信。但是我们却深信这个真理。碑文说,“夫言以文身也”,就是说,语言修饰形象,我们无宁说,德育美化人生。新安二高德育立校,全面发展的教学理念,造就了一大批品学兼优的人才,充分说明了这一点。深入挖掘古人的教育智慧,丰富新安二高的文化内涵,提高理论素养,使我们的教学理念更加科学,并促使我们更扎实地推进德育立校战略的实施,以早日实现打造全国名校的目标,我想这也许就是我们编写这本小册子的初衷。


    2009819

    时间:2011-04-16  热度:104℃  分类:课堂内外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