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闻而察新论——被改名胡月有感


    闻而察新论


    ——被改名胡月有感


    浏览网页,见《法国大选打出中国牌 奥朗德称无法拒绝见达赖》之新闻,忽忆萨科齐氏任总统之时“居达赖氏为奇货”会见达赖,鄙人戏写之文言文《闻而察》,乃以“河南吕伯新”诸字之第一字母登录“凤凰网”,粘贴《闻而察》于上述新闻之后,权作评论。


    孰知标榜言论自由的“凤凰网”竟有删帖之癖。贴而删,删而贴,此2012614日上午事也,午后复查该贴,杳不知其所之。乃键入“闻而察”字样搜索,竟搜出一蹊跷事来。搜索结果除“大河网”论坛上以“河洛风作文”名义发表的那篇《闻而察》之外,竟有以《2009年高考作文预测:中国推迟中欧峰会》为题撰写之高考作文指导类论文一篇,由多位作者发表于诸多网站,诸如“大家网”“巨人网”“学科网”“百度空间之血翼残阳”“新浪博客之太子头上”“松职附中”“英语网”“新浪博客之江山依旧”“新浪博客之高中作文素材大全”“贵州省铜仁一中老师网校”“莲山课件”“中华语文网署名李某某且”标出“原创”字样、“北京教育在线”“苏教版高中语文教学网”“作文网”“新浪博客之扶摇之渡口”“百度博客之学习资料(便利店)”“网易博客之悟能一剪梅”“福州攀讲论坛”“新浪博客之语文梦工厂”“新浪博客之柳岸钓客”“高中语文”“育星教育网”“天天家教网”“上海家教”“喔喔中国教育考试门户网”“清风教育资源网”等,多达二十余家。文中均稍加删节几乎全文引用拙作《闻而察》。


    喜欢者众本属幸事。君不闻,“口之于味,有同嗜焉耳之于声也,有同听焉;目之于色也,有同美焉”,“衣必文采,食必粱肉”,非粱肉文采,奚以适众人之口体而使之趋之若鹜哉,唯其趋之若鹜,足为拙作得好评于读者之明证也。诚如文中所评,“本文作者运用素材非常巧妙,全篇采用类比方式,选择许多事物与萨科奇(齐)侵犯中国主权一事作类比,生动形象,将闻而察这一稍显晦涩的主题表达得清楚又极深刻文言文基础不错的同学,可以效仿此法写作;文言基础稍薄的同学,可以学习作者组合素材的结构方式,非常有用


    当初无意间撰此文,玩味再三,爱不释手,遂于2008129日发表于“中华语文网”“吕伯新专集”之“其他作品”栏目,今在第五页,复于该网之“吕伯新博客”中粘贴此文,并于2010年结集《永恒的微笑》时收入其中,盖有敝帚自珍之意存焉。


    倘止于此,亦无所谓蹊跷。然打开网页细看,却发现文字内容虽略作删减,仍为原有文字,唯标题加入“新论”二字,成为《新论闻而察》,而署名“胡月”。添加四字,魅力无增,而江山易主!岂以拱璧入秦即不可以何氏名之欤?乃复于文末评论中妄下定论,“每年高考优秀作文中,总有几篇文言文备受瞩目,盲目将该文归于考生作文中去。不知何谓。夫《过秦论》出,千古攸传;《红楼梦》梓,曹氏独擅;倘以喜爱故,而妄署张三李四之名于《三国》《水浒》《聊斋》《呐喊》,君不以为谬乎?


    所以然者何?斯不察之过也。不察之病多见于学生习作。或窜“兰舟催发执手相见泪眼”于易安名下,复假“先天下之忧而忧”于荆公笔端,或易“大江东去”之东坡以稼轩名号,张冠李戴,不一而足,而以无知故,亦不足与较。无知之为患亦大矣。而“胡月”之谬,辄出自大侠之手,不亦惑乎!


    好某文,而把玩之,品味之,乃至藏之,读之,诵之,甚或至于引用之,也为人情之常。过屠门而大嚼,虽不得肉,贵且快意。古人录他人书,有七录斋之美谈。顾录之可也,乃复署以原作者之名,其孰能机制乎?而竟署以他名而有之,君不以为不可乎?古人之借荆州,千年而下尚有遗臭焉。


    诸位大侠之不察,无意为之欤,抑有意为之欤?余不敢断言。然于《闻而察》前著“新论”二字,复署名以“胡月”,盖混珠之鱼目乎?呜呼,吾不欲妄测诸大侠之本意。


    进入上述诸多网站欲有所言,而诸网站辄设以繁琐之登录程序,再三改动所填信息,复不能顺利注册;注册矣,复不许回复留言以纠此不察之诬,是诚何心哉?


    夫明火执仗谓之抢,穴壁凿墙谓之窃。而专家以不察而致改动标题篡改署名之失,谓之明火执仗欤?谓之穴壁穿墙欤?而法有专名,谓之“侵权”。


    倘诸大侠之大作,冠以他人之名,复传之诸大侠之手,君以为何如?


    诸大侠所为或确系不察所致,实无它图,然则笔者奉劝诸君,引用他人文章之时,须察而后动。

    时间:2012-06-15  热度:96℃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